文/大師兄 在火葬場上班,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火來了,快跑」。 等實際到這邊工作了才知道,原來這句話,不簡單。 要轉來這裡之前,有個熟識的業者笑說要給我一套專用的掃把和畚箕。那時,我還不曉得是要幹麼用的。 第一天上班時,對於新環境感到有點緊張,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這時,遇到一位同事大哥,我向他請教:「大哥,當初你剛來的時候,第一天做了什麼事?我現在要先做什麼好呢?」 完整文章
文/大師兄 當我在冰庫工作的時候,覺得冰庫很陰,常常有怪風。 每當跟家屬說:「棺木裡面不能亂放東西喔。」總是會有一些人很「理解」我們的苦衷,而且絕對不「亂放」東西。 「我知道啦,我不會亂放。我知道我爸沒病沒痛了啦!但是這個助聽器跟了他那麼多年,要是今天不放入棺木裡,他聽不到我們說『火來了快跑』,怎麼辦呢?」 完整文章
文/大師兄 常常在想:家庭是什麼樣的東西?是法律規定你們是一家人,或是情感的認定呢?是否一家人之間會出現一條金黃色的血脈,告訴我們「我們是一家人」? 在這邊工作後,我對所謂的「家庭」越來越疑惑。 ● 某天,我們接到一個民眾打電話來說他家需要接體服務,所以我們就過去了。 完整文章
文/大師兄 我們這地方冰了很多都是比較窮苦的人,或是無名屍跟有名無主的。不豪小,有時候幾個星期內從某大公園就接進來三個以上遊民,而且是在同一個公園。 很多人都以為在殯儀館工作會遇到很多靈異事件,但老實說並不多,只有一兩件讓我覺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靈異而已。因此這次分享一系列的故事,其實滿平凡的,沒有什麼特殊的重口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