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丁允恭 每一滴水,都對於即將傾盆的暴雨有所貢獻。然而在每一場大雨後,我們總是都看不清水滴的面目。 H與Y之前因為對V父親的評價,而筆戰了起來。就某個角度來說,讓本來只是一天的、不甚引起人注目的新聞,成了好幾天報紙論壇上駁火的主題,也算是讓V的父親備極哀榮了。 完整文章
文/怪熊 這時節,小奇萊步道貌似蕭瑟,放眼眺望再斂目細察,深秋的枯黃是主色系,芒花白,鐵線綠,林相分界另一側針葉綠還蒼鬱。是冬天的色調,左側欺進的風割得臉頰發燙,也是這個意思。 匐近地面可熱鬧了,各種蕨類與苔蘚恣肆猖獗。木本植物深褐的枝條上,攀附一段一段的苔,青白間雜幾點黑。有時階段落差較大,蹲低扶兩側矮行,蘚君就整片吻上手掌,每片葉如唇瓣,濕潤Q彈。 一綹綠莖挽著一滴晶亮水珠,在陣陣冷風間擺。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