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怪熊 騎馬打仗是當前小孩陌生的遊戲,不過正在當爸媽的人應該還不算陌生。這款「分類械鬥」既宣洩體力、活筋動骨,也具體而微是分邊分派的社交練習。插畫家川貝母筆下的小孩騎馬打仗,翻過扉頁,他們進行著各式各樣的活動,此情此景似乎屬於一處烏托邦。世間鐵定沒有「純粹的童年」,但台灣的確有一所學校,師生協力提供彼此最大限度的自由──但也分別付出代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