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旅途只是為了明白自身。 文化震撼 不知是故意或者無心,計程車司機從機場到Kings Cross費時極久, 我打開地圖,察覺他繞了一大圈路,是不是該和他談談「文化震撼」呢? 希望在哪裡? 我已經知道,我只剩下異鄉人的命運,即便我去全世界,我也都將是異鄉人。 該問自己的問題還是同一個:為什麼活著?希望在哪裡? 我夢過我來過 也許,旅行只是一種像法文中所說的Déjà vu,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