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焦桐 有一次,女兒看到路邊「薑母鴨」的招牌,疑惑地問我:「為什麼一定要用母鴨?不用公鴨?」我說這塊招牌要用臺語發音,薑母的「母」是形容詞,老的意思,無關鴨子的性別。 薑母鴨最初連接了臺灣人的「補冬」、「轉骨」觀念,咸信它能舒筋暢脈,祛寒暖胃補氣血,乃冬日尋常的美味。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他總是來台北找我吃晚餐。 即使是長週末,情人的週末也抵不過三、四頓晚餐,我們見面時刻又多數是在落日之後,他問,要不要先哪兒喝一杯。或者他說,要從機場帶瓶紅酒嗎?每當他選擇用餐地點,吃來吃去總是那幾家。無論港島,台北,或者世界其他城市。爐端燒總是銅鑼灣澳門逸園中心那家,麻辣鍋往信義路去,台菜呢,則更不脫是永康街的選擇了。少許有時他也偏好美式餐廳,法國菜,義大利餐。 完整文章
文/芭芭拉.德米克 有一種說法認為,在共產國家成長的人無法獨立謀生,因為他們總是期盼政府會照顧他們。但對於北韓饑荒的無數受害者來說,這種說法並非事實。 北韓人民並沒有消極等死。當公共配給體系停止運作時,民眾被迫各憑本事填飽自己的肚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