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維菁 編輯寫信來向我邀這個專題:「一個人的遊樂園」,信中寫著她覺得我對於單身有種泰然自若的態度,也提到我曾經寫過「這個社會還是很難真正接納,單身或結婚只是不同的選擇,也很難接受這世界上有許多人的自我實踐或自我追求,需要大量的獨處才能完成」這樣的話。我看了愣了很久,開始反省,也從來沒有想過我在外界眼中的模樣原來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在週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週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的是位漂亮女記者,很認真地解說,終於讓她好好地交出專題,那女生感激萬分。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前陣子住在附近的一位出版界朋友,撞見了晚餐過後我一人逛超市,左手提衛生紙、右手拎塑膠袋大包小包走回家的模樣,他在大笑聲中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拍了下來,貼在臉書上。他寫著:「原來作家也會提大包小包的衛生紙,大街上。」這就是我生活的寫照了,不寫字不準備資料的時候,和這城市所有普通小民活得一模一樣,逛超市、清掃、散步、去小 7 繳費或在家敷臉發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