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青鳥】擇一事,終一生──《我在故宮修文物》講座側記

文/吳冠穎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木心的詩〈從前慢〉,讓朱惠良老師心有戚戚焉。她覺得現代人人都繁忙,如果在過往那樣緩慢的時空生活,為了一件事奉獻一生,也是件幸福的事。 而這樣的生活,如同《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片中,在光鮮亮麗的珍稀古物後,無論木器、青銅、鐘錶,還是書畫…

那時的政大書城,如一座日夜旋轉的唱盤

文/楊佳嫻 大學四年,我的蹺課時光,多半在圖書館或者政大書城度過。 那時候的政大書城很小,和男女理髮部一起分享側門進來一幢小建築的一樓,書架很擁擠,按出版社排列,因此,什麼出版社是什麼顏色書背與字體,一目瞭然。書櫃旁印有打折表,喜歡文學的人,洪範、爾雅、九歌、麥田、時報、遠流,桂冠,都是七五折,精打…

最殺手的拳,老師不教的──寫作的祕密。

全本《文學回憶錄》的真價值,即在「私房」。他談到那麼多古今妙人,倒將自己講了出來,而逐句談論自家的作品,卻是在言說何謂文學、何謂文章、何謂用字與用詞。這可是高難度動作啊。──陳丹青 1993 年 3 月 7 日至 9 月 11 日,木心先生為弟子們開設的「世界文學史」講席,進入第四個年頭,話題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