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文薰(臺大臺文所副教授) 在二○○四年至二○○八年之間,如果你從新生南路側門進來,緣著普通教室旁小徑轉入,請留心排球場下茂盛過頭的莽草。夾道矮灌木叢中漫開朱槿,鳳凰木高層枝椏間迎來兩層樓建築,漆著奇異的芥黃色。這棟草木染風情的建築物原屬地理系,拆掉後現為博雅教學館。曾經有個時代,走上二樓就是臺文所,你可以遇見意興遄飛、喉張眉揚的柯慶明先生。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心怡 放下教學工作逾 20 年的白先勇,兩年前因老友一句「現在學生沒有耐性從頭到尾看《紅樓夢》了」,力邀他在台大開課講紅樓,油然升起一股使命感的白先勇於是點頭:「不看《紅樓夢》,那還了得?」台大這門《紅樓夢》人文講座,就在白先勇一回一回從頭帶讀下展開。 當時選課的人很快就爆滿,事隔兩年,在日前剛結束的 2016 完整文章
談到《爾雅作家日記》系列,2002 年打第一棒的隱地說,雖然寫得昏天暗地,十分辛苦,但一寫四十萬字,創作力量一發不可收拾,日記出版之後,每天總要寫些文字,不寫若有所失,因此五年內就出了八本書。 隱地鼓勵大家寫日記,不管出不出版。 聽到寫日記有這好處,我心嚮往。我一向筆慢,無毅力,若借日記之寫作讓筆愈磨愈利,鍵盤愈敲愈亮,打通任督二脈,倒也不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