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克.歐默;譯/李雅玲 柔伊仔細檢查交疊在房間地板上的大片血跡和腳印,起初很難理解這片混亂;血腳印被抹開,彼此交踩,她慢慢設法在腦中釐清:有人在房間入口附近轉了好幾圈,走到最遠的角落然後返回,他好幾次踩進血泊中,這可能表示他感到困惑或極度煩惱。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席格;譯╱張家福 我和雷蒙・布德羅兩人隔著一張搖搖晃晃的木桌對坐,我卻一時疏忽,讓他坐在靠門的那端。 頭上兩盞日光燈打亮狹小的空間,四周牆壁是二手軍品特有的米色。房裡只有門上一扇小窗,開向外頭的走廊。 七月的空氣潮溼而靜滯。我一向前傾,椅子便在斑駁的亞麻地板上發出微微尖響。 「布德羅先生午安,我是席格醫師。」 完整文章
文/但唐謨 一年中總有些特別的日子做特別的事,例如失戀了想大哭可以挑情人節哭,找不到理由狂歡可以找耶誕節;而一年之中也有最適合尖叫的節慶日,讓你可以享受和看恐怖片同樣的刺激:嚇人,和被嚇。這樣一個不平凡的日子,當然要選最黑暗、陽光最少、陰氣最重、視線最差的時候,例如我們傳統的農曆七月,以及西洋習俗中的萬聖節。 十月三十一日萬聖節,在天主教會當中,是「諸神節」(All Saint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