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考試院搬進五坪新家,在韓國的日子持續得到意外幫助

文/盧妍菲 「學校附近有一間不錯的房子,你們是否有意願過去看看呢?」下午到幼稚園接大姆哥放學時,校長奶奶跟我們提到這件事。 我們母子倆擠在兩坪大的空間將近兩個月了,校長奶奶從大姆哥入學的第一天起,就覺得考試院的居住環境非常不適合小孩子發展。我也明白考試院的環境有多擁擠,所以這一個多月以來,不斷利用下…

母子異國生活挑戰:前往幼兒園,直球對決分離焦慮

文/盧妍菲 幼稚園是步入團體生活的第一個階段,從大姆哥出生到出國念書為止我們幾乎形影不離,甚至連我上廁所時大姆哥都會坐在門外等。小小孩因為分離焦慮無法適應與父母分開,拒絕融入幼稚園的團體生活,無理取鬧地哭鬧抗拒,是許多家長都曾經歷的課題。 從計劃出國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斷跟大姆哥溝通並幫他做心理建設。…

毫無疑問,我很愛我的孩子。但,我對孩子的愛是否足夠?是否恰當?

文/佐野洋子 我小的時候,是否曾對某樣事物爆發出特別的熱情呢?我會把院子裡松葉牡丹的葉子撕下來,摺起來然後丟掉。我也會在排成一條線的螞蟻隊伍上面撒餅乾屑,再一腳把牠們踩亂。 小時候,弟弟躺在柳條編的行李箱裡,而哥哥把小豆子塞進了他鼻子裡面,那時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一幕。當時的我們,是特別殘酷的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