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寶儀 與人談話或溝通時,有些人總無意識地用話語把所有時間填滿,以為要拚命說話才叫做溝通,殊不知,其實有時候無聲勝有聲。 二○一八年的「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就是最佳佐證。 「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已邀請我主持七年了,對我而言,如今每年秋天回到池上就像回家一般喜悅。 完整文章
《德布西森林》場景全部在森林裡進行,沒有明顯劇情線,有著的,是遭遇。 擔憂的母親拖著心神受創的女兒去登山,想讓她散散心,同時避避風頭,如此好意卻在這片綠意中變成一場惡夢。多半時間你就是看著這對母女選擇:選擇吃什麼野味,選擇對彼此袒露多少祕密,選擇在哪裡躲雨,選擇怎樣不要死。觀眾不一定能夠對母女的遭遇感同身受,卻不得不陪她們走入山林,去感受原始的孤寂與恐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