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試讀 沈嘉悅為詩集取了好聽的名字:「我想作一個有用的人」,不過會用「想作」這兩個字,表示目前的自己還是無用的人。 這裡說的有用/無用,當然是社會主流價值觀點下的評價:就算不能賺很多錢,不能當大官,做大事,或立下豐功偉業,至少成家立業,然後安居立業,像一般人那樣。不要有餐沒一餐的窮,不要工作不穩定、買不起房子,不要成為社會邊緣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