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文學:作家怎麼活?文學創作者的真情告白

文/蔡飴珊本文原發表於【SOS】,經授權轉載 略顯寒冷的三月天,外面下著雨,在書店內看著窗外緩緩朝閱樂書店移動的大傘小傘,我開始觀察那些選擇和文學作家一起,度過這個濕冷夜晚的讀者。等待開場的隊伍裡,三五成群的學生張望書店環境,一對對朋友難掩興奮熱烈交談,也有一些人安靜地閱讀手中的問卷,或隨手翻看現場…

【果子離群索書】作一個有用的人,寫有用或無用的詩

立即試讀 沈嘉悅為詩集取了好聽的名字:「我想作一個有用的人」,不過會用「想作」這兩個字,表示目前的自己還是無用的人。 這裡說的有用/無用,當然是社會主流價值觀點下的評價:就算不能賺很多錢,不能當大官,做大事,或立下豐功偉業,至少成家立業,然後安居立業,像一般人那樣。不要有餐沒一餐的窮,不要工作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