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之所以要自我隱藏,是因為仍走不過某個時刻的創傷。 創傷是這樣,那可以說是一段凝結的時光。在那之後,部分的自我便隨之消亡,遺留在過去,沒跟著歲月前進。 然而,那段時光會如同鬼魅,不如意的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會悄悄地佔領我們的記憶、我們的感情。我們會忍不住去想,如果回到以前那段時光,如果有某一個選擇不同,接下來的人生會不會因此不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個有自閉症的孩子,從一開始不信任到最後主動牽我的手,這件事是我選擇『早療』領域的契機之一。」洪仲清回憶。 臨床心理師洪仲清在是家族同輩當中的老大,從小就很習慣與比自己年幼的孩子相處;學生時代開始對早期療育產生興趣,求職的時候最快給予洪仲清回應的,也是這類專門機構──對洪仲清而言,投身早療領域工作,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