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唉喲,看看我女兒腿上的傷痕。像冰雪般白嫩的那雙腿,居然滲出胭脂般鮮紅的血痕。妳看那些名門家夫人們就算是瞎眼的女兒也難求,妳怎麼不去那些地方投胎?被我這個妓生月梅給生下,才落得如此下場啊。春香呀,快醒醒。唉喲,唉喲,我的身世呀。 ──《春香傳》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他又接著說:「如今咸鏡監營失去武器及穀食,又在不知道我們行跡的情況下,這段期間有可能會傷及曖昧之人。我所犯下的罪行若嫁禍到無辜百姓身上,雖然不為人知,但難免遭受天罰。」於是立刻在監營北門上貼上字條。 「盜取倉庫穀食及武器之人,活貧黨黨首洪吉童是也。」 ──《洪吉童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