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馨仁;攝/Kris Kang 潘虹妮  屏東人,曾北漂到基隆、花蓮,於前年意外搬進金山磺港,養了一隻骨架特大的灰白貓。小時候曾溺水因此熱愛海卻仍有點懼怕,前過著朋友口中的退休生活。與夥伴共同經營Podcast「津夙昔 港邊女子澡堂」記錄澡間聽聞的人生甘苦談。至今最驚奇的是看見全裸阿姨做瑜伽,並得知男澡堂阿伯全裸開合跳。 完整文章
文/Cổ Lam 小草開門,踏進暗黑的房間。她伸手開燈,輕輕將腳上的布鞋往床底下踢。似乎不能再等待,小草傾倒在薄床墊上,身體緊貼床墊,猶如再也起不來。過了一會兒,她聽到阿香姐和小花的聲音,她們才剛回來。 「明天有檢查團,清晨四點就要集合,卻這時候才放我們走。真是過分得令人受不了。」小花叨唸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