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若真要列一份經典科幻作品清單的話,在這份名單上,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海柏利昂》(Hyperion)算是比較晚出世的。 那是1989年,兩伊戰爭結束沒多久,柏林圍牆才剛被推倒,人類正要邁向二十世紀最後一個十年,將此前的動盪做一個了結。年近七十的艾西莫夫(Isaac 完整文章
生命是待放的玫瑰蘊含的希望; 生命是誦讀變化無窮的故事; 是把少女的面紗輕輕揭起; 是炎夏涼風中野鴿子疾飛驟降; 是歡笑的學童,全不知痛苦憂傷, 把榆樹伸出的彈性枝條當馬騎。 啊,給我十年吧!我可以在詩裡征服自己; 我可以大有作為, 聽從我靈魂對我自己的指揮…… ──節自<睡與詩>(Sleep and Poetry) 濟慈, 是英國浪漫主義五大詩人中, 出生最晚卻逝世最早的詩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