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寫作全都圍繞著你,我的寫作不過是在傾訴無法在你懷中哭訴的那些事情。這是我對你刻意延長的告別;只不過,這個告別雖然是你逼我做的,但它卻正依循我確定的意向前進著。 ──法蘭茲‧卡夫卡 文/群星編輯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