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HUSH 結果我的上升星座是獅子座。 約莫接近二○二○年初,因為改名的關係,趁機到戶政事務所查了自己的出生證明。以往想起自己的「身世之謎」,我總是問不到一個絕對的答案。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拿到自己的出生時間之後,星盤全部重新算過,這才發現我的上升星座是獅子座。當下的那種驚訝,就如同我大約在好幾年前才認清自己的生肖,因為農曆生日還沒過年,所以其實屬老鼠一樣。 完整文章
文╱上田莉棋 貓科動物的保育,是我來非洲其中一個很想了解的議題。多年前看過的新聞圖片一直深印在我腦海:肯亞的馬賽牧民以繩子把一隻獵豹倒吊在棍子上,牠四腳朝天無辜地等候被處置。對牧民來說,可惡的獵豹把一家人賴以為生的牲畜吃了;對獵豹來說,飽餐是生存本能。在非洲大地上,善惡無法隨便裁定。 我身處的動物保育中心內光是大型貓科動物就有花豹(Leopard, Panthera 完整文章
某天有位小男孩跟我說:「我同學今天躺在我旁邊睡午覺時,趁我閉眼睛時用舌頭吃我的臉,我覺得很不好,有叫他停下來!後來老師以為我在跟他講話,就叫我們兩個不要睡了,去教室外面罰站。」 「那你有跟老師解釋嗎?」 「有啊!但是老師說,我不可以直接跟同學說,要趕快舉手跟老師說。」 「所以你就還是一直被罰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