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布林克里;譯/楊岑雯 每一天,區善阿(Chhith Sam Ath)的兩名年幼孩子出門上小學之前,她會給他們一人一小筆錢。孩子踏入教室那一刻,就會把錢遞給老師。所有學生也都這麼做,一個接著一個。未能每天繳錢的學生可能會得到壞成績,有些學校還趕他們回家,或是強迫孩子在牆角罰站,直到放學。 完整文章
文╱羅格・布雷格曼;譯╱陳信宏 倫敦,二○○九年五月──一場實驗正在進行中。實驗對象:十三名流浪漢。他們是老資格的街友,其中有些人在倫敦市這座歐洲金融中心冰冷的人行道上已經睡了四十年。把警力支出、訴訟費用與社會服務等成本加總起來,這十三個麻煩製造者造就的帳單據估計達四十萬英鎊(六十五萬美元)以上,而且是一年就有這麼多。 完整文章
文╱海倫.羅素;譯╱羅亞琪 一個巨大的廣告看板寫著:「歡迎來到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宣傳的是丹麥最有名的啤酒。我心想:「是喔,我們走著瞧。」 我們誰也不認識、不會說丹麥語,又沒地方可住。原本開開心心、打賭要在「新的一年蛻變成新的自己」,現在只覺得:「靠,這下是玩真的!」出發前兩天的冗長歡送派對和送別午餐所造成的宿醉,不僅無濟於事,反而雪上加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