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邢正康 力求自然,是使用閃光燈的最大原則 使用閃光燈當然是為了追求畫面的明亮與好看,但是使用人工光源如果控制不當,就算主體明亮曝光正常,還是不好看。例如開啟機身上或外接在機頂上的閃光燈時,強烈的光線幾乎是由鏡頭旁射向被攝物體,造成被攝物體或人物夠明亮,但是背景一片漆黑,或是在背景之間形成明顯的陰影。或是當距離被攝物體遠一些時,閃光燈又不夠強等情況。 完整文章
撰文/駱亭伶 攝影/張界聰 日本攝影大師荒木經惟說過:「當你拍不下去的時候,換部相機,就會拍了。」對我來說,不管是玩相機或是吉他,我著眼的是使用不同工具產生的樂趣,從一般 3:2 比例的 135 相機,換成 1:1 正方比例的 120 相機,自然就會用另一種思維去構圖;或是抱起一把體積較小,聲音清亮像女孩子用的吉他,微妙的變化觸動情緒,最後都會跑進作品裡。 完整文章
文/鐘聖雄、許震唐 談論六輕議題時,我們經常耗費大量的篇章在討論化學名稱、排放量、健康風險,還有它們間接堆疊起的癌症、農損數據。然而,這些汙染彷彿毫無氣味,而死亡則像是一座座只有姓名,毫無臉孔的墓碑一樣。這一切都顯得如此抽象、陌生,讓我們難以對這件事情有太多的情緒反應。 完整文章
我自小養成的癖好之一,是觀察大眾運輸工具上的人。衣著、髮型、配件、妝容、手上滑的APP或讀的書,看人像張發票,記不清楚在哪消費的,條碼和金額卻陸續透露線索,引誘你進一步推敲。這人年紀多大,是什麼身分職業,回家路上或赴著什麼約,跟旁邊的人有沒有曖昧。有次在木柵線上看到三十出頭歲的微禿男子在看平裝本的《Perdido Street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