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酸菜仙兒 陳鵬先到的,我進去的時候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小胖子。他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是一隻圓滾滾的卡通熊貓,和他長得還挺像。他又粗又圓的小胖手在iPad 螢幕上跳舞,跳得還挺瘋狂,都沒注意到我。 我走過去問:「是陳鵬嗎?」 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是我,不、不好意思,請等一下,一、一會兒就結束了。」 我發現他有點口吃,伸頭看了看他的螢幕,是一款遊戲,他好像正在瘋狂地生產木材。 完整文章
文/酸菜仙兒 我的對面坐著一隻丹頂鶴先生,可是我心裡惦記的卻是三天前遇見的相親對象—斑驢先生。 丹頂鶴先生拿著杯子的手白得如同杯子裡的原味優酪乳,瘦高的身材,稀疏泛黃的鬈毛,毫無皮下脂肪的皮肉包裹著這副骨骼,把所有裸露在外面的關節都顯得好像腫了一樣。 完整文章
文/酸菜仙兒 雪猴先生約我在火鍋店見面,屋裡人聲鼎沸,蒸氣繚繞,彷彿置身仙境一般。我從來沒來過通風這麼不好的火鍋店,誰都看不見誰,我當時腦子裡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特麼能找到相親對象嗎?可別相錯了人。 煙霧中,我看見了一個周身環繞仙氣的菩提手串正在空中飄動,我心中大動,以為自己真的到了太虛幻境。看這空中,還飄著法器呢! 「請問是吳小姐嗎?」一個帶著笑的聲音傳了出來。 完整文章
文/蘇美 我和阿朱第一次見面是在宿舍走廊裡。我們同一年進校工作,教工宿舍分在隔壁屋。我在走廊裡搬行李,她從身後跟我打招呼,問我需不需要幫忙。雖然樓道裡非常昏暗,一襲綠色的身影夾帶著清淡的香水味還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於時間過去了七年,我還記憶猶新。 完整文章
我不知道望月那天晚上原本預定邀請的第四個人是誰,但我想這輩子非得感謝他不可。 多虧那個傢伙臨時放鴿子,我才能夠認識她。 望月是在下午五點多打電話過來,簡單問候之後就進入正題。 「其實啊,抱歉這麼突然,今晚我找了一些人喝兩杯,但是突然有個人不能來。你今天接下來……可以嗎?有事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