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首先,請各位想一個自己最近做過的決定,任何決定都可以,例如買哪種早餐穀片、看哪部電影、午餐去哪裡吃;或是更為重大的決定,像是跟誰出門約會、支持哪位候選人、這輩子要從事哪一行。 各位為什麼做了那個決定?為什麼最後挑了那個選項?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歐洲一年召開兩次秘密會議,各國代表聚集在保密地點的大房間內,爭論不休數日,直到達成決議。每個人輪流上台報告,你一言我一語,最後選邊站。 不,那不是討論核安的會議,也不是G8高峰會,而是對日常生活影響更大的重要會議──「年度代表色」的決定大會。 ※ 色彩先知自1999年起開始集會,替即將在接下來十二個月攻占伸展台與貨架的顏色舉行典禮。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兩位消費心理學家假扮成提供啤酒試喝的服務生,讓同一桌的客人有機會試喝四種啤酒──濃度中等的紅麥酒、黃金拉格、印度淡麥酒和巴伐利亞夏日啤酒。客人挑選自己想喝的酒,可以免費試喝四盎司。 免費啤酒?大部分的人都踴躍參加。 酒喝完後,客人要回答兩個問題:他們多喜歡喝到的酒?想不想挑另一種?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讓別人模仿是好事,自己模仿也是好事。 想像一下在一個晴朗春日,你和幾位同事到附近吃午餐,坐在一間酒館的戶外座位,研究一下菜單後想好要吃什麼了。 服務生過來點餐,你念出一長串指示:「布魯塞爾漢堡,中的,加培根和切達起司,還要一分沙拉。」 「OK,」服務生說:「布魯塞爾漢堡,中的,加培根和切達起司,還要一分沙拉,對嗎?」 「沒錯。」你興奮地確認,肚子在叫了。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假設你參加一場宴會,正在尋找聊天對象,和你一起來的朋友得和同事打招呼,失陪幾分鐘,只剩你一個人和豆泥醬傻站在一起。 你不認識現場其他人,不過旁邊有兩個人好像可以聊一下。一個穿得像文青,打扮包括窄版牛仔褲、磨損的皮靴,外加復古T恤,看起來像是從Urban Outfitters廣告走出來的一樣;另一個人看起來比較像專業人士,身上是Polo衫、卡其褲,以及帆船皮鞋。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回想一下第一次體驗某個新事物的時刻,想像一下你剛出差回來,走進客廳,發現另一半添購了新家具。「親愛的,我們家該換點花樣,這張椅凳剛好在打折,所以我買了。」 或是你走進浴室,發現舊毛巾都被換成新的。「舊毛巾灰灰的,都爛了,所以我換成這種很舒服、很柔軟的綠松色毛巾,很美吧?」 你第一眼看到那些毛巾時有什麼感覺?第一次映入眼簾的那千分之一秒? 完整文章
文/約拿.博格;譯/許恬寧 夫妻之所以相像,原因之一是「同類婚配」(assortative mating)。大家結婚時,大多找年齡差不多、國籍一樣、種族背景差不多的另一半。瑞典人大多和瑞典人結婚,二十多歲的人和二十多歲的人結婚,南非人和南非人結婚,俗話說得好,物以類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