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後,記憶感傷:作為生命政治見證的《以下證言將被全面否認》

文/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所長 陳國偉 無庸置疑,朱宥勳以《以下證言將被全面否認》這本具有長篇小說概念的連作短篇,樹立了他小說創作生涯的里程碑。這是一本對未來台灣島嶼的命運的寓言╱預言,但也同時是當下台海甚至全球軍事緊張情勢的映射。但他不僅直面了戰爭的本質,更潛入戰爭的內面與暗面,標誌出戰…

【評書青鳥】詩魔洛夫的秘密武器

側記/Mitty Wu 有感於冷戰年代的詩人們洛夫、余光中、周夢蝶、商禽等人相繼去世,一個美好的時代似乎就要過去,當下也是一個回首與前瞻的時刻。 台灣現代詩從前衛到成熟,誠如楊牧所說,五四以來,詩人雖然接受白話文爲媒介,但許多一流的新詩人不但接納傳統文言的句法和韻味,甚至還能自然地轉化傳統文言的修辭…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文╱洛夫 〈終歸無答〉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有些話被夕陽帶走 有些話被潮水沖走 寄居蟹路過時 又草草地 添了兩句 一只空罐頭 獨自唱了一下午 天地悠悠 水姓什麼? 海,沉下去又躍了起來 終歸無答 它再次沉了下去 ※ 本文摘自《禪魔共舞》,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