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洛夫 〈終歸無答〉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有些話被夕陽帶走 有些話被潮水沖走 寄居蟹路過時 又草草地 添了兩句 一只空罐頭 獨自唱了一下午 天地悠悠 水姓什麼? 海,沉下去又躍了起來 終歸無答 它再次沉了下去 ※ 本文摘自《禪魔共舞》,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