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煥彰;圖/蘇芳霈   玉山的野薔薇   野,非一般   野,是原生的純潔;   白,我的最愛   白,我一生堅持;   四片花辮,綻放美笑   幸福的符碼;   /    你,看到了嗎?   喜歡,喜歡就送給你;   但請記住,   年年金夏,六七月   你一定要記住,請你   到我故鄉來;   /   我的故鄉,福爾摩沙   請你一定要登上   臺灣的第一高峰──   完整文章
文/邱翊(台北城市散步) 那是馬偕博士對一百二十年前台灣的記錄,他說:「遙遠的福爾摩沙是我所摯愛的地方,在那裡我曾度過最精華的歲月,……我期望剩餘的生命都在那裡服事,當服事之日完結時,願在那裡找到一處有海浪聲及搖曳的竹蔭下得到永遠的安息。」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hip Griffin 我很喜歡看書,而且任何一種書到了我手裡,往往都看得津津有味。曾經有一度,我的書桌上同時擺放著計算機結構、哲學概論、植物學、大眾心理學和小說《未央歌》。但有趣的是在自己的成長過程中,卻有一種類型的圖書是我鮮少碰觸和涉獵到的。嗯,有朋友可以猜得到嗎?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