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平路 接下去,父親過世後的日子,當時隨手記下一些,你盡量保留文字的原貌。它直接、它狂暴,某個意義上,象徵你生命原初的錯亂。 二○○六年五月,那天早上,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對於你,那是人生出現轉折的一天,在記憶中始終那麼清晰。周遭的事物也一起……經由瞬間急凍而永遠保鮮。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得很多獎嗎?還好吧?」游善鈞笑了,「其實一開始寫小說,只是不服輸而已──仔細想想,我不管開始寫什麼,原因好像都是『不服輸』。」 游善鈞的姊姊很喜歡閱讀,尤其是推理小說,所以家裡很早就出現「謀殺專門店」系列以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受到姊姊的影響,游善鈞小時候就開始接觸許多類型小說作品,國一開始自己摸索著寫詩,還加入了現代詩創作社。 就是「不服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