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美虹 原諒我年紀大了,我已經忘了和寶爺認識幾年。我只記得,每次為雜誌截稿而半夜工作,或是夜太美而捨不得睡時,寶爺偶爾會從電腦那端敲我,有時是分享他最近發生的事或心情、想法,有時是提個問題……不論聊天的主題是什麼,每次與寶爺扯東扯西總能讓我對著螢幕發笑,因為,這就是寶爺啊! 完整文章
我的人生歷經兩次誕生。 第一次出生,我不清楚。我的身軀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來到人世,在波爾多。這是人家告訴我的,因為我自己沒有任何記憶,所以只好相信人家說的。 我的第二次誕生,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一天夜裡,我躺在床上被一群武裝人士包圍逮捕,他們是來抓我處死的。我的故事就從這一夜開始。 關於《逃,生:從創傷中自我救贖》的法文原書名「Sauve-toi, la vi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