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貞祥(清大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 老實說,我還滿粗心大意的,所以手腳無時無刻都有各種血光之災的小傷,見到的朋友常不禁懷疑我是怎麼活到今天的。雖然我已習慣到見了血,就噴噴消毒酒精了事,可是見到別人身上帶血,心中仍感到極為不適,所以我才決定不念醫學系。相信這種在現實生活中見到他人流血的不適感,是大多數人都會有的,即使立志從醫的朋友,也不免要花上一段時間適應吧? 完整文章
文/楊右任 九月,她們三個女孩一起拜訪肯亞偏鄉女孩的實際生活,雖然出發前就已做過功課,但實際看見當地的情形,還是讓她們驚訝。怡庭說:「對我來說,衛生棉就是一件平凡無奇的日常用品,直到走進肯亞偏鄉,看見許多女孩用髒布、地毯、盒子、破舊海綿,或是乾脆穿三件內褲應付經血,我心中真的太震撼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