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莉琪.柯林斯;譯/張家綺 我瞪著天鵝絨上精緻小巧的人形,直到視線變得模糊。最後我伸出手,把布蓋了回去,然後低頭望著那塊褐色的粗麻布。麻布有些地方織得不夠密,所以我仍能從縫隙看見邊緣平滑的腿骨、有珍珠母光澤的弧形頭顱、精巧完美的指骨。我想像著她製作這副人骨、以珍珠母拼出小巧人形的畫面。我閉上眼,聆聽血液奔騰的聲音,以及在這聲音之外,牆壁和泥土的死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