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很多人來說,看見植物時,高的就叫「樹」,矮的就叫「草」,有開花的就叫「花」──這當然大抵沒錯,不過多少有點可惜。倒不是說你非得要認識所有植物的品種或特性,而是植物們其實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在家裡的特意裝飾、在前往捷運的路邊、在得抽空才能去的山林野地,或者在陽台棄置容器裡,你根本不刻意栽種,它們也會出現。 完整文章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說,職場女性最大的難題是「能力太強會被討厭,能力不足更討人厭」──事實上,女性或許不只在職場上得面對這樣的難題,因為在父權宰制的社會結構裡,女性被期待或被要求的角色,常是某種「稱職的附屬」。「稱職」的標準因人而異,有的要求的是能力有的要求的是外貌,「附屬」的位置則相當明顯,不能成為真正的權力中心,甚至不被視為獨立個體,就算大家沒有明白說出這事,女性也該要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
一直以來,各式各樣的商業模式,重點都在搶奪大家的注意力,這種事在網路時代變得更加明顯。但,就算沒有這些讓人分心的東西,有些人本身似乎就很難專注,例如容易分心,時間管理不佳,或者性子很急,但很多事只起了頭,沒法子做完。 這類狀況,很可能與成人 ADHD,也就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有關。有很長一段時間,這個狀況被視為兒童的疾病,所以成年人不會被如此診斷,自然也缺乏專業的醫療協助。 完整文章
有動畫為啥還要看漫畫?坐在那裡讓精緻的影音自動餵給眼睛不是很愉快嗎?事實的確如此,不過看漫畫除了是對原作的肯定之外,對讀者自己而言也很重要──這集推薦書裡,解釋了這件事的背後原因。 而且,我們常常可以從漫畫看到動畫大師的原點起手式(例如今敏)、看到更多不同於商業創作的可能(例如柘植義春),我們會更有機會看到不同時期的台灣和不同面向的台灣,甚至挑戰一直以來被課本裡教導的那種「史實」。 完整文章
有人說《科學怪人》是第一本科幻小說,也有人說《格列佛遊記》是第一本科幻小說──《科學怪人》一看書名就又科(科學嘛)又幻(怪人嘛),這很好理解,但《格列佛遊記》到底哪裡科幻了?它不就是格列佛到小人國去拉軍艦之類的冒險故事嗎?它是兒童文學、或者感覺像是奇幻,再怎麼講也不會是「科幻」吧? 不過,稍加解釋,你就會發現把《格列佛遊記》當成科幻小說,其實有憑有據,不是亂講。 完整文章
因為聽說喜歡的作家有一本國內沒出譯本的作品,所以乾脆自己找譯者翻譯、然後出版。 然後發現作家的思考脈絡其實不能單從別人出過的那幾本經典就看得完整,所以不如自己把他的書出得完整一點吧。然後發現有學者做了有趣的考據工作,把作家怎麼創作經典的背後故事寫成有趣的紀錄,也該出版;然後想到既然是這樣,那別人出過的那幾本經典也該一併整理文字、因應時代製作新版才對。 完整文章
政論名嘴們在節目裡的高談闊論不見得正確,除了得視他們的政治立場、以致發言可能完全罔視客觀事實之外,他們手上的資訊也不一定完整、整理及獲得的結論更不見得合理;更常見的,是他們會隨意引用某些聽起來蠻厲害但大家其實不明白定義的名詞,用來讓自己的說詞聽起來很專業,而他們自己其實並不比大家明白。 那這樣看政論節目和在菜市場聽阿伯阿嬸議論有什麼不同? 完整文章
有的人讀梭羅的《湖濱散記》會想獨居在自然之中、悠然自得地遠離人群,有的人會想要做出版(?);有的人編時尚雜誌會想到該在裡頭放臉紅心跳的性愛專欄,有的人會想放古典鋼琴練習指導(??);有的人工作時會計算自己要賺多少才能過安穩的生活,有的人會計算自己可以在多窮的狀態下安穩生活(???) 完整文章
不想讓唐鳳腦控你,你就戴上錫箔帽──這當然不是真的,唐鳳不會發射某種超能電波控制你的腦,戴上錫箔帽也不確定能不能阻絕這類電波,我們對「腦部控制」的相關想像畫面,來自各式摻雜陰謀論的流行文化載體,可能是漫畫、小說,影集或電影。 但事實上,「腦控」的確存在,而且比你想像得更常見更普及,不需要唐鳳或任何超能力者,面對這種日常腦控,你戴幾層錫箔帽都沒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