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是個各種奇妙的綜合體。 他以年輕編輯兼創業者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大多正面、充滿能量,有點清新文青感覺,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私下相對安靜,喜歡很多古怪俚俗的東西;他在臉書或直播裡推薦閱讀相當熱情奔放,但他當編輯時十分冷靜仔細,他看起來蠻隨和可愛,但某些事情堅持起來其實硬得很(雖然看起來還是隨和可愛)。 完整文章
自己遇上法律糾紛,有超過半數的人不相信法官會做正確判決;遇上死刑爭議,有超過半數的人覺得嫌犯喊冤一定是在騙人;聽到新法修訂,覺得自己不違法都不用擔心;看到判決不符預期,馬上想到的就是法官外號肯定叫恐龍──而事實上,這一切又矛又盾又讓自己氣噗噗的事雖然與法律有關,但自己是不是好好搞懂法律、讀過一份判決書?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完整文章
對很多讀者而言,台北國際書展就是去逛攤位買書跑活動,但對一部分出版從業人員而言,那不只是擺攤賣書辦活動,還是與國外書探、經紀人、版權代理及編輯見面討論的時間;而在法蘭克福及倫敦等幾個以業內交流商談為主的國外大型書展裡,更可能讓參加者有許多奇妙遭遇。 天下雜誌的編輯許湘就有這樣的經驗。這類經驗有時會讓人結識特別的人,有機會製作特別的書,甚至可能改變人生。 完整文章
每家出版社的作業方式不同,編輯得面對的書籍也不同,有的時候編輯會自己參與版權選購、談判議價、編輯自己選定的書,有的時候編輯要編的書是公司分派的──編輯百百款,要編的書萬萬種,編輯的文字底子越好,越能保證編好的內容品質,興趣越廣,越能找到合適的包裝方式。 畢竟,雖說每本書的「生身父母」或許該算是作者,但真正把一份文字檔案變成「書」的,其實是編輯;在芸芸書海裡像尋找情人一樣尋找「The 完整文章
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
這家出版社出版過身分多元、研究面向多元、題目有趣又一針見血的芭芭拉.艾倫瑞克作品,例如《失控的正向思考》;出版過熱鬧有趣、讓人發現「人類學好像什麼都可以研究」的《芭樂人類學》;出版過跨界研究的《昆蟲誌》,也出版過非常貼合近年港台時事的《為什麼要佔領街頭?》。 完整文章
買了食譜,如果不下廚,照片裡那些美美的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是不會出現的。買了瘦身書,如果不運動,照片裡那些美美的看起來很性感的線條是不會出現的。買了收納術,如果不整理,照片裡那些美美的看起來很清爽的居家環境是不會出現的。買了不管什麼書,如果不讀,那些精采啦感動啦人生收獲啦什麼的都是不會出現的。 大家都知道書要讀了才會發揮作用。但,事實上,除了讀,書還能發揮其他神祕的功效。 完整文章
Readmoo讀墨的程式可以讓大家在使用瀏覽器或手機閱讀時,透過系統語音朗讀書籍內容──就是召喚Google小姐或Siri幫大家唸書的意思。如果兩隻手都在忙、眼睛得看著別處的時候想要聽聽書,這個朗讀功能其實很好用。 也有越來越多出版社自己做了有聲書。 完整文章
台灣對日、韓這兩個鄰國的觀點與印象很不一樣。 一方面是現代化開始較早,另一方面是曾為殖民母國,日本的大多數發展似乎都比台灣早一步;但韓國與台灣都曾名列「亞洲四小龍」、與日本及中國都有歷史糾葛、八零年代都有劇烈的民主化進程、都有一個不懷好意的鄰國⋯⋯總而言之,它和台灣似乎比較像,但真說起來,我們又不是真的很了解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