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奕齊 「我主張台灣獨立」,幾乎已成為「天然台」(自然擁有素樸台灣人認同)世代,不避諱也相當自然會脫口而出的一句話。然而,在「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以及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的今天,重新貼近並扣問帶著當年「新國家運動」內涵的實踐下一步為何,或許更能以承先啟後之姿,重新因應新時代下的新國家運動。 當年的新國家運動,標舉四大目標: 完整文章
文/鄭南榕基金會 為紀念「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鄭南榕基金會特別策劃專書《這裡不是一條船》,書名取自鄭南榕手稿、封面為得獎設計師廖小子精心設計,由逗點文創結社出版,選在12月10日發行,不僅呼應世界人權日七十週年,也向三十年前於《自由時代》週刊刊登「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因而收到「涉嫌叛亂」傳票的鄭南榕先生致敬。 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 這裡不是一條船。這裡是一塊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 完整文章
文/范雲 每年到了鄭南榕紀念日,我就會想起,一九八九年四月,那個作為我人生震撼教育的一天。 我和鄭南榕並不相識,他離開的那一年──一九八九年,我只是個大三的學生。由於政治意識才剛萌芽,所以沒有「大膽」到踏出校園到黨外雜誌打工,多數時間是在參加讀書會、營隊,以及校園民主活動。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雜誌,離當時的我還有點距離。即使如此,我還是隱約從社團界朋友聽到,有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