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繁齊 當時不知為何,在他身旁總是像面失能的鐘,反覆又謹慎地詢問他時間,吃完一頓飯問、下車問、太陽下山的時候問、人潮突然多起來的時候問。那可能是一種由不安所衍生出的本能,想要藉由不斷確認時間,來確定我們的狀態是否如一。 完整文章
文/陳繁齊 那一年暑假你和家人到了墾丁。墾丁,之於你們的年紀是個只和畢業旅行有關的地名。其實第一天剛到的時候,天氣並不理想,時間也晚了,你仍然向家人提議:既然都來了,就該把握時間去海邊走走一出飯店過了馬路,走下無數石階與木棧道,小碎步越過泛著五光十色的沙灘酒吧,你逕自往漆黑的海浪走去。你將手機撥通了。 「喂。」是她的聲音,有些乾澀與顫抖的聲線。 「我在墾丁了。」 完整文章
文/陳繁齊 我想聽你說 你其實很好 聽你說,你已經很棒了 儘管我不是每次 都做得那麼得體 我想要你看我 如同看見火 總是多那麼一秒 偷偷地 想成為飛蛾 我想收到你 終於鬆綁的溫柔 解鎖每一本日記 讓我佔有你所有隱晦的語言 埋伏在你每每和我傾吐時 繞的那條小路 我想要你在讀詩的時候 把信任交給我 我才能輕易地 從你心裡偷來一些東西 守護一輩子 ※ 本文摘自《那些最靠近你的》,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