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毛 郁達夫文才風流,小說、散文、詩歌樣樣都是妙筆文章,還擅長多種語言,一生遊歷豐富,紅顏知己不斷。他本人最鍾情的,還有美酒和那幾碟可口的下酒菜。 「達夫好酒」是朋友們對郁達夫的一致評價。他自己也頗以醉酒為豪,曾寫詩句:「大醉三千日,微醺又十年」,據朋友記述,醉酒後的郁達夫往往更加文思泉湧,滔滔不絕。 好酒之人自然好吃,沒有好的下酒菜,喝酒也就變得苦悶了。 完整文章
文/黃錦樹(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 這是(《學校不敢教的小說》)個有教學熱忱的青年學者寫給想像中的中學生看的,台灣小說入門書。 它的自序〈給不認識的自己〉清楚的道出,它預設的對象是哪些人。如果藉由書中談論的王詩琅的小說〈沒落〉中一個日據時代獨特的台式中文詞語來概括,那即是「自己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