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康迪絲.戴瑪;譯/許瑞宋 傳統上,理論家認為政治義務是服從的問題:我們的責任是遵守法律,尤其是在法律被假定為近乎公正和正當的民主國家。只有在不公正令人無法忍受,或不服從局限於非常狹窄的範圍,或兩者皆是的情況下,違法才是可接受的。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對於小說迷來說,「禁止爆雷」是我們彼此之間的共識,如果有人觸犯這個大忌,你一定會狠狠給他一個白眼;更不用說,如果你是寫小說的人,卻有人告訴你,他讀了一半就已經先偷翻結局,把你精心安排的最後幾頁讀完了,你一定會覺得自己好像被賞了一巴掌吧。 然而,英國編輯與出版分析師金恩(Danuta Kean)可不在乎。反之,她告訴你,別客氣,結局可以先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