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暗,裡頭一點希望也沒有,要不要加點什麼啊? 完整文章
因為接連有馬拉松上場,所以漫畫、輕小說及推理作品大量湧進閱讀榜,比拚狀況相當激烈,有以《屍人莊殺人事件》技驚四座的今村昌弘新作,有又要上法庭辯論又要面對黑幫威脅的騙子律師,有「不是要推理出真相,而是要『虛構』出一個『令人相信』的假相來取代真相才能解決事件」的《虛構推理》系列作品,有被小讀者大讚「比《哈利波特》更好看!」的陳浩基短篇連作《氣球人》。 完整文章
文/陳浩基、譚劍、莫理斯、黑貓C、望日、冒業 除了莫理斯之外,各位是第二次合作,相對於上一次,這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想法?莫理斯又對這次合作有什麼感想呢? 陳浩基:覺得陰風陣陣,鬼影幢幢。(這是宣傳) 譚劍:和去年一樣,我為自己居然交到稿而高興。 莫理斯:當然是感到十分高興和榮幸! 黑貓C:這次不是我超出字數了,嘿嘿。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或許因為武漢肺炎疫情之故,這回暢銷榜中,小說數量很多,畢竟小說最大最明顯的功能,就可以解悶。 有趣的是,這些進榜小說樣貌各異,並未集中在某種特定類型,有講職場的,有講犯罪的,有顯出創作者不同創作年代心境及思緒流轉的,有顯示創作在超過三十年前就已洞燭機先預言未來的,有被一堆文學大師視為老師的經典作品,就算是以同樣議題統整、舉辦閱讀馬拉松的各式作品,也有各自不同的動人。 完整文章
文/陳偉毓 主角意外開啟了一個能力,他只要觸碰到對方的皮膚,就能夠輸入指令,讓對方的某部分器官瞬間脹大、扭曲、旋轉,就如同馬戲團小丑在手中把玩的長條氣球般脆弱。在讓那個慣老闆頸部旋轉半圈、意識到這悽慘死狀是自身所為之後,主角便開始了他的殺手生涯──這是陳浩基最新出版《氣球人》的初章設定。 完整文章
很多早早就讀奇幻小說的台灣讀者,可能從沒想過,「魔戒」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會紅到讓「奇幻」成為國內讀者熟悉的類型之一;一個從小接觸大量日本推理小說、主修日文、喜歡日本近現代文學家的女生,可能也從沒想過,自己後來會進一家以「奇幻」為名的出版社當編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