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顏擇雅 一九七九年三月,我讀小六,某日午休時間,修女把我叫出去,帶到一個密室,裡面僅有一名穿青年裝的陌生男子。教務主任說叔叔有些問題要問我,就留下我與對方獨處。 陌生男子嚴肅但不失友善,要我把名字寫給他看,然後就問我一串問題,並把一切問答都工整抄在直條本子裡。一開始是問我家裡幾人,爸爸媽媽哥哥年紀、學歷、職業,都問一清二楚。問完我家人才問起我的級任老師。 完整文章
文/顏擇雅 博學多聞的雅言出版社創辦人顏擇雅,少年期時卻對影視八卦跟社會新聞最感興趣。她也從殺人魔新聞接觸到莎士比亞,從社會新聞讀到白先勇小說。 回想我十五歲之前,讀過的垃圾好多,有的還是在學校讀的。 不是,我講的不是國文課本。雖然當年每學期第一課都是老蔣文章,無聊歸無聊,但畢竟都出自文膽手筆,文字並不差。 我講的,是一部超噁心的色情小說。 完整文章
狗伯特:看這個,我發明了世界上第一份可以重複使用的報紙! 呆伯特:我看看…教宗譴責暴力…房價上漲…中東動亂…這份報多少錢? 狗伯特:一千塊,讓你這輩子不用再買報紙~ comic via dilbert.com 前一陣子大家以為柯文哲反對學校訂報,結果所有旗下有報紙的媒體都整理了反對意見做成新聞報導。這些反對意見大致上可以分成三類: 報紙閱讀能提供網路新聞無法提供的某些功能或效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