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顏艾琳(詩人、作家) 原刊載於顏艾琳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看完平路的《黑水》。對於佳珍某些際遇,堆積成的病態心理,勾起了我一些童少時的記憶。小二放學途中被大叔跟蹤,在醫院的電梯裡被怪伯伯抵住強行熊抱,十七歲在街頭被三個別校男生圍,還有⋯⋯ 完整文章
詩/顏艾琳 我知道不會沒沒無名。 當其他人複頌我的緋聞 跟討論我的作品, 一樣頻繁、扭曲之外, 歷史早因更大的誤解, 將我寫入風流的辭典。 每出版一本書, 便完成另一座墓碑。 嫉妒我的文人, 將我魔鬼化, 而讀者卻視我為偶像。 我年紀輕輕, 已是活著的 神 ◎本文摘自《顏艾琳30年自選詩集》,立即前往試讀 《顏艾琳30年自選詩集》 from Readmoo電子書 Photo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秋” 文/顏艾琳 小小女孩站在嘉南大圳上,剛過肩的鵝軟細髮被風梳扯,她看著灰藍色的天空無限延伸,眼下的農田似乎追著天空跑去,上下兩者在極遠處交集成一線。 木麻黃掉下細細如雨的針葉,和毛毯球一般的褐色果仔,落在她的身上、髮上。彷彿被什麼喚醒、或者是打開,三、四歲的小女孩問自己,也問眼前偉大的天地:「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