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塞巴斯欽.斯密;譯/杜文田、林潔盈 這是一場兩個創作天才爭取真正原創性的激進鬥爭──他們在許多方面具有同等的天賦,但在感知性和氣質上截然不同。最終,能讓人指認出偉大之處才是致勝關鍵。然而,更為直接地,糾結之處在於他們各自準備好看到多少──真正地看到且認識對方,以及各自會如何選擇來防禦自己和對方抗衡──是要視而不見,還是以執意的偏見看待。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紙醉金迷的社會;而女權主義先驅吳爾芙,也在這一年推出意識流鉅著《戴洛維夫人》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