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長貌似大膽的惡作劇,成功讓衰敗首都起死回生

文/英格莉.費特.李;譯/黃庭敏 二〇〇〇年秋末,一群油漆工把阿爾巴尼亞的首都地拉那(Tirana)的一棟歷史建築物漆成了亮橘色。橘色的色調吞噬了舊有的建築外觀,恣意地佔據牆面的石頭和水泥,只有窗戶保留原貌。油漆工程從早上開始,到了中午的時候,已經有一群人驚訝地在街上圍觀,交通因而打結。眼前的景色令…

畢卡索《亞維農的少女》靈感其實來自馬諦斯?

文/ 塞巴斯欽.斯密;譯/杜文田、林潔盈 這是一場兩個創作天才爭取真正原創性的激進鬥爭──他們在許多方面具有同等的天賦,但在感知性和氣質上截然不同。最終,能讓人指認出偉大之處才是致勝關鍵。然而,更為直接地,糾結之處在於他們各自準備好看到多少──真正地看到且認識對方,以及各自會如何選擇來防禦自己和對方…

遙想那時,1925年,西洋文學史最燦爛的一年……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