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鯨向海 ──鄭愁予:「月光流著,已秋了,已秋得很久很久了」。 島上陰陰 秋風吹動 輕浮 各類獸毛、鳥羽 這夢遊之夜啊 月 色 泉湧自心底最深處 煙燻的孤獨 平貼於意志的鋼鐵之上 為什麼不能想呢 為什麼要我別想呢 日昨害羞的啤酒罐 明天疲倦的火種 齊聚在饕餮者的海邊 無數柚子 等待靜靜被剝開的命運 我跟以前不同了 身為一塊炭火燒肉 必得奮力去燦爛 去碩大,去為你橫絕 於永恆的信念之中 完整文章
文/鯨向海 雨不恨我 雨還舔舔我 暗示我們之間有特殊關係 那是小時候 我伸手 拯救的那滴注定墜毀的雨 前來報恩嗎 層出不窮的浪 層出不窮的罪 我外表沉靜如暗礁 內心其實很多閃電 每次讀詩讀到被電擊 我便知道 那是 被我寫過的文字 幻化成整座雨夜 前來報恩了 ※ 本文摘自《A夢》,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打算一定要做:攘外必先安內。每週寫 Readmoo 專欄,連讀帶寫,總在截稿之日火急趕寫,太累了。好不容易年假休兵,一定要趁勢存貨,超前進度,制敵機先,享受強虜灰飛煙滅的快感。 一定不要做:丟臉見不得人的二三事,既然不能曝光,當然不能公開講囉。 完整文章
文/鯨向海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我甚至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花葉晃著,鳥鳴唱著 陽光燦爛成平淡無奇之姿 與世界通聯著 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 你覺得已經痊癒了 不需要吃藥了 聽起來你的人生正要開始 原來你早已準備結束 窗外的美景縱然繼續運轉一千年 也不再使你任何片刻動心了 全身中箭過的回憶之小鹿 斑點掩飾著無數沉默的意味 我知道我們不能怪你 就像你也不怪我們 那些碎片與傷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