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小說中的愛情越少越好。…… 隨意而敷衍的愛情故事比毫無情愫的作品糟糕得多, 既然案件必須放在第一位,那麼愛情還是離遠點好。 ──《謀殺也得做廣告》(Murder Must Advertise)作者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L. Sayers) 早年閱讀推理小說時,總覺得故事裡的偵探主角是很「禁慾」的。 這個印象或許是從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如今,前行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除了真相再也沒有別的能拯救他。 不管真相有多殘酷,人們只有接受現實才能活下去。 ──杉下右京 前些日子舉辦的台北國際書展,在會場上偶遇許久不見的友人 N。 「新年快樂,猴年行大運!第一天來書展嗎?你覺得今年狀況如何?」 「走道好像比去年更寬一些了,也不會悶熱到要脫外套……電扶梯底下那個賣鬆餅的攤位是不是變大了啊?」 完整文章
「由黃昏的獅子到拂曉的少女,當沒有秒針的時鐘走到第 12 個字的時候,我將從發光的天空樓閣降臨,收下回憶之蛋。」 ──《名偵探柯南:世紀末的魔術師》怪盜基德的預告信 在某些推廣推理閱讀的公眾場合上,我會為了挑起聽者的好奇而稍稍加重口味,稱推理故事是一種「刻意挑起競爭對抗意識」的類型書寫。 二零~四零年代英美黃金時期(golden age)的大師艾勒里‧昆恩(Elle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