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陽一直推】是作家也是偵探,是后也是王,是一個人,也是兩個人:艾勒里‧昆恩

怎麼讀艾勒里‧昆恩?這個問題其實可簡單改成──怎樣觀賞一座博物館? 集古典推理小說大全的艾勒里‧昆恩小說,就是推理史上最像博物館的東西。 ──唐諾 回想當年,第一本讓我掏錢購買的推理小說,是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所寫的《X 的悲劇》(The Tragedy of X)。 在此之前,…

【冬陽一直推】一個刑警、四代搭擋,超過兩百五十集的推理影集:《相棒》

如今,前行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除了真相再也沒有別的能拯救他。 不管真相有多殘酷,人們只有接受現實才能活下去。 ──杉下右京 前些日子舉辦的台北國際書展,在會場上偶遇許久不見的友人 N。 「新年快樂,猴年行大運!第一天來書展嗎?你覺得今年狀況如何?」 「走道好像比去年更寬一些了,也不會悶熱到要脫外套…

【冬陽一直推】是正義魔人的挑釁,還是精心策畫的罪行?──日本漫畫‧電影‧戲劇《預告犯》

「由黃昏的獅子到拂曉的少女,當沒有秒針的時鐘走到第 12 個字的時候,我將從發光的天空樓閣降臨,收下回憶之蛋。」 ──《名偵探柯南:世紀末的魔術師》怪盜基德的預告信 在某些推廣推理閱讀的公眾場合上,我會為了挑起聽者的好奇而稍稍加重口味,稱推理故事是一種「刻意挑起競爭對抗意識」的類型書寫。 二零~四零…

【冬陽一直推】他們掐你揍你,你仍能撐到他們認輸──馬羅,你為什麼可以這麼酷?

他相當窮,否則他不會是個偵探。 他是個寂寞的人,他的驕傲就是你把他當作值得驕傲的人看待。 ──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 「我身著一套粉藍色西裝,暗藍色襯衫,打領帶,胸袋上插著裝飾手帕,穿黑皮鞋,和帶有暗藍色繡花圖案的黑毛襪。我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刮過鬍髭,腦袋清醒,有沒有人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