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俞(古書店住客)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原先我一想到自己一死,生前那個經驗寶藏勢必隨之陪葬而悲從中來,但現在想到,如果長生不死,獨自扛著那發霉的、壓迫人的、褪色殘缺的記憶重擔也教人難受。也許最好的辦法是:在上天賜給我仍能健在的時間裡,繼續將訊息留在瓶中傳給後世之人,然後平靜地等待著被聖方濟稱為姊妹的死神到來。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子宮牛皮紙」(uterine vellum,可指牛皮或羊皮)真的是子宮做的嗎?還是像某些人相信的,各式各樣的獸皮(包含牛、羊、兔子和松鼠)都能成為成分?我們又需要多少動物才能滿足中世紀那大量的手抄聖經發行量?上面這些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研究中世紀手抄聖經的學者,但如今有人卻用簡單到不可思議的方法就解答這些問題了。一支由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