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蘭登.山德森;譯/彭臨桂 我躲到安靜的洞穴中。我不敢回去找媽媽和奶奶。媽媽一定會非常開心,她因為克里爾人失去了丈夫,非常害怕看到我踏上相同的命運。奶奶……她會叫我戰鬥。 可是要戰鬥什麼?軍隊又不要我。 我覺得自己像個蠢蛋。一直以來,我都告訴自己會成為飛行員,而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機會。我的老師這些年來一定都在私底下嘲笑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