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莉莎白.吉兒伯特 Photo from Wikipedia 愛瑪的年少時期──或者說,年少時期最單純、最天真的部分──在一八○九年十一月一個平凡不過的週二深夜嘎然而止。 愛瑪從熟睡中,被提高的嗓音和馬車拖過石子路的車輪聲給吵醒。這麼晚了,屋子裡本該是靜悄悄的地方。她在寒冷的空氣中起身,點燃蠟燭,找到她的皮靴,伸手取來一條披肩。她的直覺是,白畝莊園出了什麼麻煩,或許需要她提供協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