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白先勇系列作品(Photo from Flicker CC by茶壺 周

「寫作是希望將人類心靈中無言的痛苦轉化成文字。」──白先勇。

從《寂寞的十七歲》、《臺北人》、《紐約客》到《孽子》,異鄉人、同志族群、社會邊緣人,這群被視為主流之外的書中主角們,他們命運的灰黯滄桑來自長期受欺壓、身心俱不得安頓的流亡心境,失根情懷的書寫力道歷久不衰,白先勇的文字總也不老。

白先勇是北伐抗戰名將白崇禧之子,台大外文系畢業後,與大學同學歐陽子、陳若曦、王文興等人共同創辦了《現代文學》雜誌,後赴美留學,取得藝術創作碩士學位,在加州大學東亞語言文化系任教,1994年退休。

他曾說:「回報時代,回報父母,為父母那個時代譜一曲挽歌。」《臺北人》是為了父母與他們身處的那個憂患重重的時代,而2012年編著的《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則是那一整個時代的縮影。

《父親與民國》分成上下兩冊,上部《戎馬生涯》涵蓋北伐、抗戰、抗戰勝利與國共內戰,到1949年為止,記錄白崇禧前半生的軍政生活;下部《台灣歲月》則記錄白崇禧在台十七年的生活與家人生活照。白先勇表示,父親在他心中是位畢生為國為民的英雄,但是歷史許多形勢不是父親個人能挽回,這部作品的出版,紀念父親是主要目的,同時也還原諸多歷史真相。

白先勇近年致力復興崑曲藝術,他自述與崑曲的不解之緣結於10歲時的觀戲經驗。當時,他隨家人在上海美琪大戲院欣賞梅蘭芳演出的《遊園驚夢》,儘管聽不太懂,卻對〈皂羅袍〉那段音樂與梅蘭芳翩翩舞姿印象深刻,「那婉麗嫵媚的旋律就像唱碟般,時常在我腦海中轉呀轉,簡直就像烙進去一般。」

1966年出版的小說《遊園驚夢》即以崑曲為靈感,在文字中引入崑曲之美,書中人物的命運也與崑曲的興衰結合在一起。1982年,同名改編的舞台劇《遊園驚夢》在臺演出,首度將崑曲帶入現代舞臺劇之中,是舞臺劇史上的重大突破。

在自詡「崑迷」的白先勇眼中,崑曲是以歌與舞蹈的形式,將一首首抒情詩具體展演在舞臺上。2004年起,他開始推動青春版《牡丹亭》,希望將傳統與現代結合,喚起年輕一代的文化認同,演出場地遍及臺灣、中國、美國、英國和希臘等地,佳評如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