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立即試讀

不知道有沒有人統計過,因為文學地景而成為觀光景點的地方有多少?我說的是像川端康成《雪國》的越後湯澤之旅那樣的行程,更不用提電影帶動的地區觀光熱潮,例如《悲情城市》之於九份;《海角七號》之於恆春。或者低調走訪,個人行動,像循卜洛克筆下馬修.史卡德每天報到的咖啡店、酒吧走一遍紐約,也算。

很多地點因電影或文學而成為朝聖所在,為地方帶來繁華或紛亂,其中利弊先不管,能因作品而認識地方,總是好事。文建會曾推出《文學地景》系列,依小說、散文、詩分冊,推廣地誌文學,這個構想很好,希望有更多類似選集,更希望台灣各地區都有地誌文學選集,結合導覽,化為觀光資源。例如:「地誌文學系列.南投」、「地誌文學系列.羅東」等等。各市鎮觀光手冊也可以做得很文學啊。

我在冬夜胡思亂想。再怎麼想,那是政府和檯面上大人物的事,我只想也只能做的,就是閱讀,做筆記,把在文學作品看到的,台灣各地的風光人情地景,筆記下來,與讀友分享。

比起旅遊文學所描述的地景,我更喜歡閱讀作家寫家鄉或成長時地的述往追憶,裡面有人情的互動,與土地的相處,以及成長的印記。黃春明的宜蘭,鍾理和的美濃,七等生的通霄,李昂的鹿港,蕭麗紅的鹽水,吳晟在濁水溪畔,夏曼;藍波安在蘭嶼…..甚至,小至一條街:房慧真與晉江街,楊佳嫻與雲和街。文學與地理,互放交會的光亮,照耀在台灣文學史冊裡,多麼美好的閱讀感覺。

地誌文學充滿魔力與魅力,作家的文筆魅力召喚你閱讀作品,文字的魔力吸引你走訪書中場景,即使不能立即化為行動,有朝一日,踏上作家筆下描繪的土地,自有一分領會。

地誌文學以城鎮山川等地理和風物文化等生活敘述為素材,散發出迷人風味,作家將對故鄉的感情化為文字,藉著文字的書寫,記錄同一地方不同時代的不同風貌。地方誌雖也記錄這些,但讀來終嫌枯燥,不如從蘊含情感的文學作品下手。我想,我奉《山風海雨》為台灣散文第一級的經典,多少也是因為楊牧的文字傳導出這種氛圍吧。

於是,我又翻開讀過好幾回的《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翻開北投的那幾章節。隨著郝譽翔的文字,神遊神秘的、曖昧的、滄桑的、面貌繁複多變的北投。書中有一篇與書名同名的<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我特別喜歡。這篇以呂赫若日記提及他常去洗溫泉一事開頭,藉以對比北投曾經的繁華與日後的衰頹,並回眸伴隨她成長的北投當時沈寂灰撲的過氣模樣。

在二戰期間,死亡的陰影,皇民化運動的肅殺,洗溫泉成為作家呂赫若的情緒出口,溫泉,郝譽翔寫道,「宛如母親的乳汁,撫慰著那些受殖民者壓迫而不安焦躁的魂魄,也洗去了大地上戰火撒下的灰燼,以及層層積累在人們內心深處的憂傷。」篇名/書名便源自於此。

相對之下,郝譽翔並未感受到洗溫泉帶來的抒解,因為她成長的一九七、八○年代,北投因廢娼而沒落,多數溫泉旅館大門深鎖,鎖頭生繡,地(熱)獄谷關閉,公園罕有人跡,整座城市鬼氣森森,彷佛被遺忘了。

郝譽翔轉述聽聞而來的舊日北投,描述當時眼見的北投,寫北投臭水四溢的夜市,夜市裡弄蛇,脫衣舞表演的賣藥班子,寫山林間隱隱可見的溫泉酒家,寫街頭販賣的食物,街道上的住宅商店,大度路的飆車的狂亂盛況,收容她不安靈魂的山林……種種地理景象,與不甚快樂的成長經驗交錯,地景與心境融合在文筆裡,產生迷離的、淒美的感覺。

為了多瞭解北投,我在二手書店買了許陽明《女巫之湯:北投溫泉鄉重建筆記》,紙上漫遊,決定等天氣好轉,再踏勘北投。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