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豪伊《塵土記》國際書展新書發表暨創作經驗談

休豪伊《塵土記》國際書展新書發表暨創作經驗談

整理、撰文/劉芷妤

三星內幕
立即試讀

最近,美國艾莫瑞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研究發現,閱讀喜愛的小說能夠不止讓讀者在想像上「感同身受」,還能創造出「身體記憶」,對故事的記憶會對大腦持續長達數日的影響,甚至讓人們模仿書中某個人物的行動,甚至做出生命的抉擇。仔細想想,或許我們早已用自己實證了這個研究發現,我們誰不曾因為看了一本書,而對正橫在眼前的人生低潮與關卡作出更勇敢、更具突破性的重大抉擇?

如果單單是「閱讀」就能造成這麼大的改變,那麼讀完《羊毛記》《塵土記》後在心中久久迴旋不去的感受,想必與親身參與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的座談會同樣震撼。這場在台北國際書展紅沙龍登場的《塵土記》新書發表及創作經驗分享,不只有鸚鵡螺出版社社長編輯兼譯者陳宗琛先生主持,更有知名國際版權經紀人譚光磊先生與休豪伊本人直接對談,不可不謂之夢幻組合,當然,讀者們也個個是行家,不必多做宣傳,慕名前來親炙大師風采的粉絲們便擠爆會場,差點沒把紅沙龍的隔牆給拆了。

當然,咱們台灣的讀者不僅人多勢眾(咦),也具備了閱讀與思考的深度,在光磊先拋出幾個前導性問題,本來都挺害羞的讀者們非常踴躍地舉手發問,而且問題經常讓早已習慣受訪的休豪伊直呼有趣,不僅整場都保持超有活力的笑容,親切度更直接飆破極限。

親切可愛的休豪伊,現場魅力值破錶!

親切可愛的休豪伊,現場魅力值破錶!

在美國,這個系列的寫作與出版順序為《羊毛記》(Wool)、前傳《星移記》(Shift),最後才是結局《塵土記》(Dust),而在台灣卻是先出版結局,再出版前傳。休豪伊覺得這樣的安排非常棒,也為台灣讀者感到幸運:「當時在寫結局之前先寫前傳,是為了讓角色設定與故事背景都更清晰,所以出版順序也跟著改變,但鸚鵡螺一次拿到三本版權,可以做出更適合讀者閱讀順序地安排,我覺得台灣讀者看完《羊毛記》後很快地就能看到結局,真的超幸運的。」

由於《羊毛記》的背景是144層的地下碉堡,休豪伊在計劃到台灣參加書展時,就指名要去爬世貿隔壁的101大樓,想體驗看看故事中「在螺旋梯上不停往下走」的感覺,可惜101大樓的樓梯間只在緊急狀況及垂直馬拉松賽時開放,但他也得以從頂樓的樓梯間往下望,那深不見底的樓梯井,讓他感覺相當恐怖,一旦由此想像書中人物的生活,簡直連胃都要打結了。「我開始意識到我給書中人物多刻苦的生活環境。」休豪伊笑道。

然而在書中的地堡不只是一個以螺旋梯為核心的建築,更隱喻了地堡住民的階級之分,在故事中分為上中下層的不同階級裡,英雄總是在最下層,卻不曾得到公平對待,而這個故事,便是英雄努力向上爬,爭取公平正義的經過。而最棒的是,不同的讀者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都能從這個故事中得到不同樂趣:或許是文字的感受、劇情上冒險的樂趣,也可以是隱藏在故事中的深層意涵。

休豪伊與口譯小姐的俊男美女組合相當賞心悅目

休豪伊與口譯小姐的俊男美女組合相當賞心悅目

讀者們對於迥異於其它故事的姐弟戀與強勢女主角的設定,也有許多好奇。「當作者最棒的一件事,就是可以創造跟其他作品不一樣的情節。」休豪伊說,因為已經有很多柔弱美麗的女主角,所以這次他想要寫一個很不一樣的故事,由這個日理萬機聰敏幹練的女性角色,發展出一個與多數小說截然不同的視野,當然,事實證明,他的嘗試極為成功。

讀者們也好奇,在《羊毛記》改編的電影開拍後,會是誰來演繹這個超酷的茱麗葉呢?休豪伊偷偷透露了他曾經想過莎莉賽隆會是一個很適合的選擇,不過也強調最終還是尊重劇組的決定。

對於讀者們擔心「改編電影通常和小說差別很大」,休豪伊倒是非常放心。「電影和小說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我很信任劇組的專業,也認為我們都該做自己最擅長的事,也就是說,我會放手讓他們去創作電影,而我會繼續寫我的小說。而且,這麼做有個好處⋯⋯」休豪伊頑皮地笑道。「如果電影票房不好,我可以推卸責任說那不是我的錯,如果電影大賣,我還是可以說那是我寫的故事,哈哈哈哈!」

這麼幽默坦率的作者,教讀者們要怎麼不愛他呢?

笑聲不斷的歡樂座談

笑聲不斷的歡樂座談

另外,座談現場有許多對寫作有興趣的讀者,對於休豪伊在遇見太太、上岸定居(這未免也太浪漫了吧)前的海上生活很有興趣,也好奇那段奇幻漂流的日子為他的創作帶來了什麼影響。休豪伊一說起那段經歷,便兩眼放光,直說: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而言,那確實是很棒的工作。

當時他擔任遊艇船長,為許多有錢人駕船,自己也曾旅行各地,與不同國家、種族、信仰、階級的人相處,雖然聘僱他的通常是有錢人,但他花更多時間與碼頭工人、餐廳侍者交談,幫助自己更多層次地理解人生,他深信:創作這回事,素材是比文筆更重要的,因此四方遊歷與認識不同的人群,對寫作的幫助絕對非常大。

說到寫作,光磊也詢問了休豪伊對於《羊毛記》系列同人小說的看法。不像《冰與火之歌》系列的作者喬治馬汀大叔很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被同人」,休豪伊對此倒是興致勃勃,覺得「被同人」表示他的作品受到歡迎,讀者們有許多想法,也期待看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因此樂觀其成,而且「因為大家都想看接下來的作品,自己一個人又沒辦法寫很快,所以有其他網友寫同人小說滿足讀者的胃口時,還可以順便幫自己爭取一點寫作時間,哇哈哈(欸後面這個是想像的啦)。」

既然如此,他無法想像任何不喜歡或拒絕同人的理由。「怎麼想都超棒的啊!」目前也已經有一本由不同同人作者集結成書的同人小說集即將上市,休豪伊更親自寫序推薦,所得將捐做公益之用,說不定有一天台灣讀者也能讀得到這些有趣的同人本呢。(向版權代理光磊敲碗)

第一名的台灣讀者!

第一名的台灣讀者!

而說起一開始自費出版電子書的理由,「揪感心」的休豪伊毫不猶豫地說「因為那是可以最快、最直接接觸讀者的方式,」他強調他非常喜歡出版社與書店,但要經由紙本書的編輯、印刷、發行過程,再呈現到讀者面前,遠不如電子書的方便與迅速,出於「讀者優先」的想法,能讓讀者們最快看到故事的方式,就是電子書!以自己的創作經驗出發,他也鼓勵想要創作的年輕朋友閱讀時盡量不要挑食,避免重複看同一類型的小說,讓自己的創作裡能夠同時具備諸如科技、幻想、愛情甚至史觀的不同層次。

對於《羊毛記》《塵土記》之所以如此受到歡迎的原因,休豪伊相信那是因為這個故事其實在傳達的是一個全世界的人類都在關心甚至憂慮的問題,故事中打破人與人之間的藩籬、爭取公平正義的情節,其實是普世存在的,就像這幾年的災難電影不斷湧入影廳,其實這些都在暗喻著現今全世界人們都能心有戚戚焉的焦慮與困惑。

灰鷹爵士與地堡農夫(?)的悄悄話

灰鷹爵士與地堡農夫(?)的悄悄話

豐富的問題、誠懇的回答與不時的笑聲,讓這一個小時的座談毫無冷場,幽默可愛的休豪伊不但誇獎台灣讀者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名,有時看著會場中傳遞麥克風的工作人員,還會玩笑說「這位小姐好像故事裡在地堡裡穿梭的運送員,」在在讓人感受到他對讀者以及自己筆下故事的深情。也讓人非常慶幸,「在地堡裡最想當農夫」的休豪伊,在現實世界裡是個親切得可以自己跳下台送讀者簽名書卡的作家,他的故事帶來的不只是一場緊張刺激的歷險,更來自深刻動人的人性反省,相信這回的台灣之旅,不僅讓休豪伊心中的台灣讀者躍上第一名,他在我們心中也毫無疑問地拿下冠軍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