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坐落於屏東隘寮溪旁的科技公司,長期將廢棄物傾倒於溪的上游,居於該地的魯凱族人身體陸續出現不明病痛,對科技公司提出質疑,公司以艱深的法律與環保知識回應,並承諾「從傾倒改為掩埋」。族人的母親們決定北上陳情,她們人手一支野百合,來到總統府前,但憲兵們阻止她們更進一步,因為總統正邀集全球九國領袖,召開全球安全與環境高峰會議……

上述情節出自瓦歷斯‧諾幹所寫的〈野百合的秘密〉,收錄於《城市殘酷》一書。該書集結了瓦歷斯‧諾幹近二十年於報章雜誌所發表或獲獎之短篇作品,分為三大部分:

(1) 記憶溫柔:憶及族群歷史、兒時生活過的故鄉與悠遠而逐漸被淡忘的習俗
(2) 城市殘酷:都市化之後,部落青壯年人口外移,不得不在全然的陌生與繁華中,尋覓棲身之處
(3) 野地飄泊:對族人、親人的思念與感懷

作者擅長邊緣書寫,在他的筆下,城市中的少數、弱勢,其真實的生活面貌往往令人不忍卒睹。

那麼,那群拿著野百合的母親們見到總統了嗎?

「母親們不甘心這樣微弱而溫柔的舉動無法撼動總統府大門,於是紛紛將手上的野百合──憲兵認為這群坡富的動作像極了發狂的野蠻獵人──擲入森嚴的府內,幾乎就在同一個瞬間,密集的子彈擊發聲傳了過來,事情很快的就結束了,八九個母親不幸當場被擊斃,其他母親也都受到或重或輕的傷害……

我以為第二天新聞報導會以長期以來習見的聳動字眼與巨大篇幅報導這次慘烈的事件,事情恰恰相反,除了總統高峰會議的相關報導以外,母親們的行動僅僅以一行社會的意外事件處理,總統還不無哀憐地表示沉重的哀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