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許,也許你要睡一睡,
那麼叫夜鷹不要咳嗽,
蛙不要號,蝙蝠不要飛;

不許陽光撥你的眼簾,
不許清風刷上你的眉,
無論誰都不能驚醒你,
撐一傘松陰庇護你睡;

也許你聽這蚯蚓翻泥,
聽這小草的根鬚吸水,
也許你聽這般的音樂,
比那咒罵的人聲更美;

那麼你先把眼皮閉緊,
我就讓你睡,我讓你睡,
我把黃土輕輕蓋著你,
我叫紙錢兒緩緩的飛。

── 聞一多,〈也許──祭夭折長女〉

1946 年 7 月15 日,民初詩人聞一多,因頻頻參與政治活動,在西南聯合大學的西倉坡教職員宿舍前被暗殺,得年 47 歲。《紅燭》和《死水》兩部詩集是聞一多的代表作,溫情感人的〈也許〉一作即收錄於《死水》中。

聞一多,又名聞家驊,自北京清華大學畢業後,赴美攻讀美術、文學和戲劇課程。期間,他與胡適、徐志摩、梁實秋等一幫文人,創建了新月社。26 歲回國後,聞一多積極推廣新詩;與徐志摩等人在《晨報副刊》上,創辦了詩歌專刊《詩鐫》,也與朱湘、陳夢家等人編輯《新月》雜誌。30 歲後,則在各知名大學任教,曾任武漢大學文學院長、清華大學中文系主任等。最後落腳於西南聯大。

聞一多是詩人、學者,也是一位熱血的知識份子。1946 年 7 月 11 日,社運人士李公樸因四處參與民主運動,被國民黨特務殺害,在當時引起社會公憤。7 月 15 日,聞一多在悼念李公樸大會上,對著台下一千多名青年學生,斥責當權者罪行,並慷慨激昂地論述民主與和平的重要,此即其著名的〈最後一次演講〉。演講完當天下午,隨即遭刺殺身亡。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eeekn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