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by Mohammed J

「事實上,整部伊斯蘭的歷史,大都對異教徒採寬容態度,向少出現西歐中世基督教世界那樣的宗教迫害與宗教戰爭,『左手古蘭經,右手彎刀』,是十字軍東征時的故意醜化,不是事實。」──張錫模,《聖戰與文明──伊斯蘭與西方世界的永恆衝突》。

622年7月16日,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帶著追隨者從麥加遷徙至麥地那,並使之成為伊斯蘭政權的第一個首都。為了紀念此重要歷史事件,該年被訂爲伊斯蘭教曆紀元,7月16日便是伊斯蘭曆的元旦。

穆斯林=恐怖主義者?聖戰=殺戮?自美國911事件發生以來,前述的觀念更不斷被西方國家與媒體建構、再製,成為一套看似理所當然的公式,然而,真的是這樣嗎?《聖戰與文明》的作者張錫模,從伊斯蘭聖戰觀點與西方文明論述的歷史進程著眼,剖析這場長達數百年的衝突根源。

書中提及「文明」一詞源自16世紀,在當時意指「權貴階層認可的宮廷風格」,到了19世紀,「文明」成為西歐國家體系的動詞、對外進行殖民擴張的理論武器。當列強逕行強制推行其特有的世界政治觀時,便在伊斯蘭世界引起了反彈與反抗。

作者強調,聖戰並非侵略性的戰役,而是穆斯林的防禦機制。「十一世紀以末的七次十字軍東征,促使穆斯林武裝起來防衛伊斯蘭共同體……穆斯林世界對聖戰的理解,主要即從此一防禦觀出發,其基本思維是:如果一個穆斯林依據伊斯蘭法生活的權利遭到否決,那麼他就是生活在『戰爭之家』,而『聖戰』即變成責任。」

Readmoo,陪你閱讀經典好書。
https://readmoo.com/kebook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