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弘旭

如何定義施寄青是個什麼樣的人?

三句話可以形容她:「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簡單說,是個一輩子搞革命的女人,現代版的女王安石。

細數她的人生,第一段革命是「人言不足恤、與天命爭」,為自己以及女性同胞爭來女性的平權意識。

在2014年的今天,離婚再婚甚至二婚,已經不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甚至許多終結婚姻的男女,面對許久未謀面的朋友,自我介紹的第一句話就是:「我離婚了」。

革命之一:人言不足恤、與天命爭

但是25年前,離婚可不是像現在這麼容易出口,尤其台灣那個年代的女性,仍普遍認為自己「油麻菜籽」命,像油麻菜籽一樣隨風飄散 ,落到哪裡長到哪裡,遇到好良人是上輩子燒好香,遇人不淑也只能默默忍受一輩子還上輩子欠的債,至於離婚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自民國以來描述女人在婚姻和情愛中的困境的小說不少,但主角永遠是怨女、苦女、恨女,悲女、哀女,一輩子糾纒在愛恨情仇中,這是女人的宿命,這種宿命,直到施寄青出現之後,廣大的女性友人才發現,原來生命還有不同道路。

因為婚變,她在25年前以女性的觀點寫下《婚姻終結者》、《走過婚姻》等書,血液中帶有革命因子的施寄青,離婚也是如此的與眾不同,離婚的日子是她自己選的──一月九日,也是他結婚十三週年的紀念日,離婚前一天,她還為此特地去挑選禮服,從日期到儀式到後來的出書,施寄青讓婚姻結束得轟轟烈烈、清清楚楚的。

在不假粉飾的與自己對話的過程中,她寫出婚姻失敗痛苦的經驗,讓所有跟她有同樣經驗的女人,不用一人偷偷地䑛傷口,因為有人把這個傷疤掀開來,更讓女性意識到,女性的個人價值不是在婚姻美滿,而在於她活得是否經濟、人格、感情獨立。

people1
施寄青多年來致力於女權運動/Photo by Bookshow

革命之二:祖宗不足法,與天性爭

伴隨著婚姻之後的兩個小尾巴,讓她迎來第二個革命,「祖宗不足法,與天性爭」這段歷程,施寄青必須革自己的天性,與前夫生的兩個兒子,在青少年時期回到她身邊,對下一代的期望不外乎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望子成龍更不在話下,但真實情況卻是差到不能再差。

兩個兒子在前夫「放牛吃草」的教養下成績單慘不忍睹,十五歲的小兒子連九九乘法表都不會背,回台灣不懂中文,進不了任何國中,讀台北美國學校則是被通知程度太差,跟不上進度,這叫在建中任教,天天面對一群天才鬼才的施寄青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

與其放不下,不如放下,這是她的解答,答案正如電影動畫冰雪奇緣的主題曲——

Let it go, let it go
放手吧,就放手吧

Can’t hold it back anymore
我再也挽回不了眼前的局勢

Let it go, let it go
放手吧,放手吧

Turn away and slam the door
我昂首轉身,瀟灑地甩上門

當年完成《兒子看招》一書,施寄青在自序中點出對兒子唯一的要求只有在學業完成後得自立,其他的,一概不干涉也不給孩子依賴雙親的空間,十八年後,兩個孩子各有所成,這更讓他覺得,或許每個孩子都是老靈魂,說不定投胎轉世的次數比父母還多,自有福德因緣,做父母只要好好養育,注意他們的德行即可。

people2
與其放不下,不如放下,這是施寄青對於教養的態度/Photo by Bookshow

革命之三:心平氣和,了緣眾生

近十年,自稱不畏鬼神的施寄青卻頻頻遇鬼,她如此自稱:「來自靈異界的力量,似乎是迫不急待的想透過我對外界傳遞訊息!」

有趣的是,原本施寄青對靈學、算命本是嗤之以鼻,更認為傳統命理學說根本一派胡言,但她卻在親身經歷靈異探索之後,讓她對於靈異之說不再敬而遠之,原來她這一生的波折與認識的人,都是來自於夙世的因緣與連接,今生認識的人,早在上一世或者上上世就有所牽連,每個人各自有不同的懸念,於是便生生世世,相逢又相逢,施寄青也不得不承認,這輩子的婚姻、兒子、父母、學生,都是夙世的輪迴未能放下,只得在今生繼續糾葛。

這些放不下的糾葛,造就了人生中的貪、嗔、癡、慢、疑、惡見, 施寄青將這些轉為對這世間的三波革命以及等身的著作,只期望並明白自己晚年的功課是要修得「心平氣和」,與此生有緣的眾生好好了緣,告別娑婆時無牽無掛,不再入此輪迴。

  • 用Line傳送